七乐彩走势图大小走势|七乐彩和值走势图500
最新公告:

誰是真的“陳醫生”

發布時間:2019-01-22



1.jpg


陳強從醫學院畢業后,幾經周折才考取了《醫師資格證書》,正當他向衛計部門申請注冊執業證書時,卻被告知有一位“陳強”已在異地注冊并變更過執業地址。陳強折騰了一年仍然無法注冊成為一名真正的醫生。究竟誰是真的“陳醫生”?被批準的行政許可是否應該被注銷?由于衛計部門一直以無法自行注銷為由不予解決,陳強將衛計部門告上法庭。

今年6月,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判決涉案衛計局撤銷行政許可。近日,陳強如愿領取到他的執業證書,名正言順地當上了醫生。

1 “陳醫生”早已“被注冊”

2004年,家境貧寒的江西籍青年陳強從江西醫學院口腔醫學專業本科畢業。為了盡快償還家里供他上學所欠下的債務,他忙于打工籌款,抽不出時間備考這個行業的準入資格考試——醫師資格考試,只能到小診所當醫療輔助人員。2006年11月,陳強應聘到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一家口腔診所工作,由于初出茅廬、不熟業務,一個月的試用期還沒過半,就被診所給辭退了。后來一段時間,他又在廣州市內多家診所從事醫療輔助工作。由于長期沒有固定的工作單位,沒有獨立行醫的資格,作為一個在一線城市奮斗的外地人,他感到非常茫然,漸漸產生了回家鄉工作的想法。2007年4月,他離開了廣州,回到江西老家。此后8年里,始終懷揣著醫生夢的他堅持邊工作邊備考,經歷了多次考試,直到2015年終于取得了《醫師資格證書》。但是,要成為一名真正的醫生,還需要持有《醫師執業證書》。2016年,陳強向南昌市衛計局申請注冊《醫師執業證書》。但出乎意料的是,南昌市衛計局告訴陳強,醫師執業注冊聯網管理系統顯示他曾經在廣州市荔灣區衛計局注冊過執業證書,還在廣州市從化區衛計局變更了執業地址。由于每個人身份證號碼是唯一的,之前所有注冊資料均符合規定,故無法再為他注冊。

 “可是我根本就沒有注冊過,更沒有申請過變更地址,這是怎么一回事?”寒窗苦讀并勞碌奔波數載,過五關斬六將考取了《醫師資格證書》,卻在申請《醫師執業證書》這個環節上遇到攔路虎,陳強感到萬分無奈。為了弄清事實,他來到廣東省衛計委進行信訪,給自己討回一個公道,并要求盡快幫助解決他無法注冊的問題。

從化區衛計局接到上級的信訪函后,立即調查核實,通過查詢醫師執業注冊聯網管理系統,發現兩名“陳強”所學專業均為口腔醫學,身份證號碼完全一致,僅僅是《醫師資格證書》編號末位存在差別。通常情況下,《醫師資格證書》編號后18位為申請人的身份證號碼。系統顯示,陳強的《醫師資格證書》后18位恰好與他的身份證號碼一致,末位均為“7”。而那位“陳強”報考醫師資格考試時所用的身份證號碼、獲得的《醫師資格證書》末位均是“9”。為查明末位為“9”的身份證真偽,從化區衛計局向從化區公安局溫泉派出所報了案。

冒牌證件無法撤銷

陳強在信訪過程中還仔細查看了系統里另一名“陳強”的照片,發現對方竟然是2006年在番禺區那家診所共事過的同事賈易生,剎那間腦海中浮現起一件往事。“診所解雇我后,賈易生請我吃了頓飯,還向我借用了一下大學畢業證的外殼。我想這個畢業證的外殼也沒有什么用處,便答應了他的要求。”陳強慶幸自己找到了一線希望,立即向從化區公安局溫泉派出所舉報賈易生冒用其身份注冊有關證件,但得到的答復卻是證據不足。

盡管調查結果不遂人愿,但陳強依然堅信自己的身份被冒用。他認為,公民的身份證號碼是唯一的,不可能存在兩個人的身份證號碼完全一致的情形,那位“陳強”的《醫師執業證書》涉及的身份證號和學籍信息與他的完全一致,明顯是賈易生以不正當手段獲得了他的身份、學籍信息,渾水摸魚通過了醫師資格考試,蒙混過關注冊了《醫師資格證書》和《醫師執業證書》,還變更了執業地址。這一系列行為都是非法的。他要求從化區衛計局撤銷這個冒牌“陳強”注冊的證書。

案發后,年近花甲的賈易生稱自己不想再繼續從醫,并主動向從化區衛計局申請撤銷這個《醫師執業證書》,希望通過這種方式還陳強一個清白。可是,這件事情并沒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賈易生是拿著末位為“9”的身份證去從化區衛計局辦理撤銷的。從化區衛計局稱,他們向醫師執業注冊聯網管理系統輸入末位數字為“9”的身份證號碼,已經檢索不到《醫師資格證書》及《醫師執業證書》的相關信息,同時,因權限問題,不能更改系統中不存在的信息,故無法吊銷并注銷末位為“9”的“陳強”的執業證書。事件再次陷入僵局。

為了解決問題,從化區衛計局向上級衛計部門反映了這個情況,請求上級部門從系統后臺調查醫師身份證號碼的變更情況并指導辦理這個證書的注銷手續。

陳強覺得從化區衛計局的解釋只是在敷衍自己,他不甘心就這么算了,于是將從化區衛計局告上法庭。

證件不符編號規則

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受理了這起行政糾紛案件,發現那位“陳強”在荔灣區衛計局申請執業證書時,使用的是末位為“9”的身份證和《醫師資格證書》,但離奇的是,“陳強”到從化區衛計局變更執業地點時,對應的身份證號碼末位數字竟然變成了“7”。經詢問,荔灣區衛計局稱,他們不了解為什么檔案從他們那里遷走后會發生身份證信息的變更。從化區衛計局稱,行政管理方面還存在一些不夠完善的地方。

對此,法院向南昌市公安局發出協查函。南昌市公安局經調查核實函復稱:不存在身份證號碼末位為“9”的人員,此身份證號碼為錯號。而在同一門牌地址上存在另一名“陳強”,其身份證號碼末位為“7”。理由是,根據我國身份證號碼編碼的規則,身份證號碼前17位一致的情況下,最后一位數字也是唯一的。所以說,這位“陳強”的身份證不僅是錯的,還是假的。

另一方面,法院根據衛計局提供的線索找到了賈易生。賈易生坦承自己就是本案中的冒牌“陳強”。2007年,他因為學歷不符合醫師資格考試的報考條件,利用陳強的身份報考,最終圓了“醫生夢”。但為了防止發生同年考試出現兩個同名同號的“陳強”報名參加醫師資格考試的情況,賈易生精心設計了這個假證,“我讓制作假證的那個人把身份證號碼末位改為‘9’,并把陳強的照片替換成我的”。2013年,賈易生對此前自認為天衣無縫的謊言產生了畏懼,擔心這個末位為“9”的假證會被發現,于是,在向從化區衛計局申請變更執業地點時,一并把身份證末位變更回“7”。

法院根據質詢的情況,認為賈易生與案件審理結果具備利害關系,遂依法將其追加為第三人。

庭審過程中,從化區衛計局認為,第一,他們所作出的行政行為是合法合規的。根據當時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業醫師法》,“陳強”申請變更執業地點時所提交的證明材料齊備,他們依法審查材料后,便批準了那位“陳強”變更執業地點的申請,頒發了《醫師執業證書》。第二,廣東省衛計委頒發的《醫師資格證書》和荔灣區衛計局頒發的《醫師執業證書》上面記載的身份證號碼末位均為“9”,且沒有證據證明“陳強”是以不正當手段取得在荔灣區衛計局核發的《醫師執業證書》,他們無法吊銷身份證號碼末位為“9”的“陳強”的《醫師執業證書》并無不當。第三,作為醫師執業注冊聯網管理系統的使用者,他們無權更改系統中沒有記錄的信息,故無法撤銷這個證書,這屬于客觀上的不能為,而非不作為。

陳強則認為,賈易生利用的是虛假身份登記的,取得這個證書不合法。

法院認為,賈易生冒用“陳強”身份在申請變更注冊時使用的信息與陳強高度一致,給陳強帶來了重大實際影響。同時,在醫師執業注冊聯網管理系統中,從化區衛計局為“陳強”頒發的執業證書將對應的身份證號碼末位變更為“7”,導致陳強無法辦理執業注冊。執業醫師法中規定:“以不正當手段取得醫師執業證書的,由發給證書的衛生行政部門予以吊銷……”“陳強”在申請醫師變更執業注冊時所提供的身份證經核實系假證,在相關申請人基本身份信息材料存在虛假問題的情況下,“陳強”申請變更執業注冊所依據的事實基礎已不存在。故一審法院判決荔灣區衛計局和從化區衛計局根據上述材料頒發的執業證書應當被依法撤銷。

行政行為是否合規

從化區衛計局不服一審法院的判決結果,向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提起上訴。

二審庭審過程中,雙方當事人就衛計局審查程序的合規性、申請材料的真實性以及當事人的過錯責任等問題進行了激烈的討論。

從化區衛計局認為他們作出的行政許可并無不當,不應該承擔責任,理由是“陳強”所提供的身份證號碼不是最主要的,因為身份證號碼已經印在《醫師資格證書》上了,《醫師資格證書》是由廣東省衛計委頒發的,先有《醫師資格證書》再有《醫師執業證書》。

陳強認為,從化區衛計局依法行使醫師執業注冊變更登記等職權,在查明了賈易生冒用陳強身份信息的情況下,完全有能力吊銷其執業證書,卻一直以無法自行注銷為由不予吊銷。

從化區衛計局又稱,他們根據《醫師資格執業證暫行辦法》,對申請人進行形式性審核。他們委托衛生監督所對申請人提交材料進行初審,主要審查資料是否齊全、信息是否準確,即申請人提交的身份證復印件與原件是否一致,是否與系統顯示的一致。對于資料齊備、信息準確的,衛生監督所先在系統中進行變更,再提交到衛計局進行審核,審核通過才給予發證。

陳強則認為衛計局的審查過程應該屬于實質性審查,理由是現在衛計局的系統已經聯網,末位為“9”的假號已顯示不出來。

此外,賈易生認為,雖然自己在冒用證件這個事情上應當負主要責任,但畢竟一個巴掌拍不響,出借證件的陳強也難辭其咎。“如果沒有陳強的參與,我哪里能參加這個考試,所以陳強也有一定責任,應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

陳強認為賈易生捏造事實,“我和賈易生在診所工作的交集才半個月,在這么短時間內,我不可能熟悉對方,更不可能完全信任對方,按照生活常理,誰會將私人證件轉借給不熟悉的人去辦理未知用途的事情。”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從化區衛計局根據賈易生偽造的假身份證變更注冊的《醫師執業證書》是否合法有效。根據執業醫師法等法律法規,受理注冊醫師執業資格時,衛計部門只對申請人提交的材料進行形式審查而非實質審查,申請人提交的申請材料是否真實應當由申請人負責。在本案中,從化區衛計局進行審查后認為“陳強”提交的材料齊全合法,為其辦理變更注冊的行為并無不當。但是,賈易生系以不正當手段獲得注冊許可,其行為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擾亂了國家醫師資格和執業管理制度,損害了陳強的合法權益。二審法院還認為,陳強存在過錯的問題并不影響變更注冊許可應予撤銷的認定。從化區衛計局提出的因系統問題無法吊銷并注銷“陳強”證書的問題則屬于其內部管理系統方面的技術問題和判決生效后的執行問題。鑒此,二審法院作出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目前,荔灣區衛計局和從化區衛計局分別撤銷了假“陳強”申請的行政許可。賈易生最后向陳強真誠地表示了歉意。陳強最終如愿持證上崗,成為了一名真正的醫生。

普法講堂

近年來,為牟取私利,利用假證件冒用他人身份蒙混過關騙取行政許可的不法行為屢有發生,嚴重侵害了被冒用者的合法權益,給被冒用者工作和生活帶來了諸多麻煩。

如何有效預防和避免此類情況的發生,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法官朱琳提醒大家,妥善保管好個人身份證件和資格證書,切勿輕易相信他人而泄露了個人信息,謹防被不法分子冒用、盜用身份實施犯罪,避免再重蹈陳強那樣的覆轍。如果發現個人信息被冒用,應立即向有關部門尋求幫助,同時也要通過法律途徑維護個人權益,讓盜用者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對于行政機關而言,應當提高信息化建設應用水平,進一步健全完善審查環節,實行“實質性審查”,從嚴把好資格審查關,防止不法分子鉆程序漏洞的空子。


七乐彩走势图大小走势 四川时时11选5开奖结果 排列三豹子最大遗漏 vr三分彩计划网页版 江苏7位数预测 河北20选5今天今日开奖结果 快乐12分析软件 中国福彩36选7开奖 广东快乐十分竖屏走势 黑龙江时时正规吗 安徽时时玩法介绍